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1


老吴(laowu.ca)以前写过一篇关于天才班教育的文章(文章链接点击这里)介绍卡城教育局这方面的课程。其实很早以前中国就有开办天才班,最出名的是中国科技大学的少年班。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的神童长大后成就也就一般,本来以为这些神童赢在了起跑线上,应该长大后占有优势,但是为什么现实并非如此呢?一直以来不得其解,今天看了卡尔加里先驱报的关于天才儿童的文章,觉得颇有启发,不辞辛苦逐文翻译过来分6期和大家特别是自己有天才儿童的家长分享下。

卡尔加里天才儿童里德在三岁就开始开始和家人玩大富翁并打败他们。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是最早一批拥有重达10公斤的Amstrad PPC512”便携“式电脑的孩子之一。他把电脑带到学校,直到有欺负他的一个同学把电脑从他手上打掉并滚下楼梯为止。

里德是一位数学神童,常常纠正他的老师的教学错误。当老师警告他如果他一直用铅笔刺自己的手臂会得铅中毒时,里德回答说,“实际上,这是石墨”。在1991年高中毕业前夕,里德就已经为一家大型石油公司开发了把工程图纸转换成电脑文件的软件。同年9月他开始了读大学数学学位,但是次年他退学了。然后在21岁时里德吞下了一瓶安眠药,他与他的宠物小猫索利斯悄悄地离开了人世,他的电脑仍然还亮着。

珍妮弗·奥尔德雷德,一个和里德做了很长时间的同学说。“里德从来不合群,我为他而心碎“。虽然珍妮弗回忆起了里德的数学技能和他沉重的电脑,但她更多的是记得他如何围着课桌腿扭曲他细长的身体打成结,然后学校老师被招到现场用螺丝刀把课桌拆开去救他。

里德给自己身体打结的行为是天才儿童在学校生活的一个很恰当的比喻。对于那些感到外面世界的怪诞和错误对于那些感到外面世界的怪诞和错误同时挣扎着在同学中寻找有类似想法的天才儿童们来说,学校本身就是扭曲的。里德的不同寻常的生活和过早死亡激励珍妮弗进入天才儿童教育领域。她和她的同事们一起帮助像里德那样的孩子解开死结。里德的悲剧揭示了对于这些天才儿童来说什么是有危险的。我们这些最聪明的孩子其实是最脆弱的。教育他们的挑战是要找到一条途径来让他们的精神茁壮成长,同时解除他们拥有非凡智力的负担。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