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2


卡尔加里西山特许学校(West Mount Charter School)的校长同时也是天才儿童教育专家弗兰克说"天才是一个悲剧性的礼物,而不是一个成功的先兆。天才儿童不仅仅思维不同,同时他们对外面世界的感受也不同,他们有时会情绪失控”。 当我们把天才看成是一种残疾似乎有悖常理。部分的原因来自“天才”这个单词的语义。“天才”意味着优势,而不会让人想到这些孩子可能面临的严重的挑战。

智力测验结果也未能说出原委。从数量上看,天赋是比较容易界定的。如果一个孩子的IQ(智商)在130分,大约高出普通人平均分大约30分就会被认为是天才儿童。但IQ分数本身并不能反映困扰很多天才儿童一系列的心理问题。天才儿童可能会表现出身体对光、触觉和材料质地非常敏感。例如一些天才儿童的父母要帮自己孩子剪去衣服的标签,或者购买特别设计的无接缝的袜子。更严重的是情绪上的挑战,天才儿童更容易患抑郁症、自我伤害、过度激动、缺失学习能力。一个天才的学生由于自己的完美主义让自己失常,例如拒绝交作业。一个10岁的可以象受过大学教育的技术人员那样设立学校计算机系统的天才儿童当没有被邀请参加生日聚会时也可能会象初学走路的幼儿一样发脾气。另外一个天才儿童可能会因此受到一段音乐的感染无法在一天的剩余时间专注于其他任何事情。对于这些“两次例外”的孩子,强烈情绪和高智商是不幸的双胞胎。

珍妮弗也是一个古怪的天才儿童。她用自己收集的橡皮擦换取了同学抛弃的眼镜,从老师的桌子那偷来回形针做了牙套打扮自己。她回忆眼镜伤害了她的眼睛和回形针刮伤了她的嘴,当她笑时血从牙齿间滴下。最终她修改了设计,去除了镜片和使用塑料包裹的回形针避免伤及牙龈。

珍妮弗那时坚定地认为学校就是她所读书中的有魔法的森林或者魔幻王国。除了带眼镜和假牙套外,她还穿着长袍,带着王冠和闪耀的天使翅膀,准备着神奇的魔法会自己展现出来。她绝对相信所渴求的梦幻世界永远在手。回首往事,珍妮弗想知道这些幻想是否代表她自己的扭曲。像里德扭曲的身体,珍妮弗的魔幻信念是她应对现实世界的一种毫无意义的方式。她说“尽管有上千种力量尽力把魔幻信念从我身边撕扯开,但是我就是顽固地喊叫着这就是我所看到的世界”。

最后这些力量成功了。珍妮弗的老师没收了她的眼镜,禁止她偷窃回形针。她把翅膀和王冠留在在家里。她说“我的一部分特质在早些年就死去了,当我开始教书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教天才儿童时不能让他们任何部分特质死去”。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