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3


在珍妮弗和里德的年代学校很少提供天才班课程。珍妮弗短暂地参加过威尔士亲王小学(Prince of Wales Elementary)的天才儿童“组群”。学校当局把最聪明的孩子从每个年级的常规班中抽出并把他们放在一起学习特殊课程。毫无疑问课程的设置意图是好的,但是效果存疑。珍妮弗回忆说“我们有一段时间坐在黑暗的课室里想着不同方法来构建毛绒动物玩具和下棋”。经常和里德玩大富翁游戏的同学科林说这个课程集中了所有的天才儿童,给喜欢欺负天才儿童的其他同学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场所。

90年代初高中毕业后,珍妮弗离开了卡尔加里去安大略省皇后大学读书,在那里她获得了荣誉英语和艺术学位,然后获得了着重于天才儿童教育的教育学士学位。她回到卡尔加里实习,巧合的是又回到了以前学习的威尔士亲王小学教书。这时更多的复杂的课程提供给了卡尔加里的天才学生。威尔士亲王小学是卡尔加里教育局5间提供天才班(GATE, Gifted and Talented Education)教育的学校之一。西山特许学校(West Mount Charter School)提供了“天资区分教育课程”给天才学生。这两个课程都要求申请的学生接受心理评估和智力测试以确定他们的天赋。

在威尔士亲王小学珍妮弗负责给天才学生教授英国文学。她曾在安大略省教过“正常”学生莎士比亚戏剧。当她怀疑是否要找一个简化版来教威尔士亲王小学的天才学生时,她发现自己错了,那些学生可以理解莎士比亚戏剧。她的学生很快地喜欢上了充满诗意的文字并且比大他们10岁的学生更好掌握了课文当中的隐喻元素。她的学生对她为他们买的带插图的儿童诗集毫无兴趣,但是当珍妮弗教亚瑟王传奇的一个单元时,她的学生搜刮了她所有的相关学术论文和材料,其中一个9岁的女生拿走了一本900页名为“阿瓦隆的迷雾”小说(注:这是和亚瑟王传奇有关的小说),花了一个晚上读完,第二天早上很疲倦地还给老师。

让珍妮弗感到高兴的是在她所教的第一个天才班当中尽管学生已经很好掌握了所学知识但是他们还是孩子,他们还相信以前她所相信的魔法。她说“从知识上他们已经是大学水平了但是他们还是小孩的身体,仍然相信独角兽这类的传奇”。他们对教材的热情让她震惊。一天,她高声读完莎士比亚戏剧“仲夏夜之梦”头三行后,一个学生打扮成仙女女王的模样来上课。有些孩子的举动就好像他们一直在等待着珍妮弗给他们的整个生命带来莎士比亚,或者西尔维亚·普拉斯,或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珍妮弗说“作为一名教师,对我来说我的梦想成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