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4


完成实习以后,珍妮弗获得了卡尔加里大学天才教育硕士学位。那时她的经历让她相信有天赋的学生应该有自己的教室,而不是被分散在普通学校人群当中。她说“我反对把所有学生集中在一起并且觉得这有悖常理”。把有天赋的学生分开似乎不公平和带歧视性,同时“正常”学生的 家长常常想知道为什么资源和专用教室都给了天才学生。一对天才双胞胎学生的母亲凯西·斯通回忆起一个愤怒的家长在一个与学校领导的会议中反对给天才班课程拨款,他说:“我真讨厌听到精英的废话”。他称天才班学生傲慢并抱怨说他们已经拥有了一切同时认为天才班学生不需要“乡村俱乐部节目”课程。他继续说 “孩子都是一样的,应该一视同仁”。

几乎所有的教师和天才学生的家长都认为把天才学生集中在一起上课是有必要的。珍妮弗说“有人说这样会教给这些孩子们不要和现实世界融洽相处,但是我认为这是为了生存”。有天赋的孩子需要一个感到安全和可以接受所有不同强度情绪的地方,一个可以做回自己,保留怪癖和其他所有东西的地方。

珍妮丝·罗伯逊对此表示赞同:一个聚集天才学生的地方很可能有挽救了她儿子的生命。珍妮丝曾长期担心自己儿子马克(注:为了保护隐私他们的姓名已被更改)。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在两岁时就学会了阅读。但是黑暗总是笼罩在马克的天赋后面。珍妮丝回忆道“他会说‘我就是要伤害自己’这样的话”。他过去常用头碰地板,有一次当他3岁时,指着在工地上的一台挖掘机说:“我要让那台挖掘机挖了一个洞,把我们塞进去埋了我们 “。

马克在萨斯喀彻温省的早期教育十分困难。他表现不佳。马克在教室里乱摔东西,在大家安静读书的时候发出动物叫的声音,在隐蔽处向汽车并投掷雪球。该校校长一个星期就马克的行为不检给他父母打过几次电话。医生给马克开一种叫Zoloft的抗焦虑的处方药,但是没有效果。珍妮丝说“他让自己和其他人都疯了”。于是珍妮丝决定让马克去做天赋测试。



这些测试十分昂贵。一种于确定天赋最常见的测试Wechler儿童智力测量(Wechler Intelligence Scale for Children,WISC)需要花费800元到2000加币。在大多数情况下,教师将确定哪个孩子应该测试,并建议学校支付费用。但是如果没有老师的推荐,或者学校没有这个预算,那么家长要支付相关费用。幸运的是马克的家庭能够支付的起测试的费用,可是很多低收入家庭则不能。像珍妮弗和弗兰克那样的天才教育倡导者担心许多天才儿童根本没被识别。



马克的分数很高,够资格就读特别课程,但萨斯卡通的公立学校系统的天才班教育从5年级才开始。马克的父母决定他们不能等待,于是全家搬到了卡尔加里。马克开始在Hillhurst小学上GATE课程,大约一年后,马克适应了环境,他的成绩得到了提高。珍妮丝说“他没觉得无聊。他还没必要去制造混乱来娱乐自己。最重要的是马克发现了他的部落,那里的人可以更好地理解他。他结交了很多聪明的孩子,有时他会和他小小部落以外的孩子发生冲突,但是从来没有和他天才班的同学发生冲突,因为这些是他的人”。



马克的天才班一直读到11年级,然后进入萨斯喀彻温省威尔考克斯市的阿索尔穆雷圣母学院就读冰球课程。(马克玩球的一个真正怪癖。)现在他在安省的皇后大学学习工程,结果是他在金斯敦(皇后大学所在城市)的室友都是来自卡尔加里天才班的老同学。珍妮丝认为如果没有这个课程马克没办法成材。她说“我确实相信如果我们没有让他进入专门的课程学习,他会退学并在外面贩毒,到最后可能会自杀或者杀死别人。”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