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5


可是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感到被天才班教育所拯救。阿莉莎·摩根需要从她的天才班课程中被拯救出来。摩根一直是一个奇怪的孩子。从她记事起她从来不能在衣服上放置标记也不能穿灯芯绒或涤纶衣服。她说“在我生命中我一直穿牛仔裤和棉T恤”。在3年级当摩根开始难以忍受学校的枯燥时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天赋。她经​​常偷出课室去图书馆读书。当她上课时总用一堆问题缠着她的老师。摩根说“渴望知道和了解一切就像是身体觉得痒而不能挠一样难受”。

直到摩根4年级一个有两个天才孩子的代课老师从摩根的不当行为中意识到了特别事情的时候她父母才担心自己女儿的怪癖。这个代课老师建议测试摩根的智商。她得了137分,并在次年进入麦克朗小学(Nellie McClung)天才班就读。

从某种意义上说摩根在痛苦时被拯救出来是幸运的。有天赋的男孩往往比天才女孩更能表现出来。男孩倾向于通过扰乱课堂来打发他们的无聊。往往是老师把他们送去做行为问题测试后才发现这些小怪物有不同寻常的智商。天才女生更倾向于内向,她们显得不高兴的沉思可能会被解读成女性的风情,而她们的天赋则被忽略。

最初天才班课程是摩根想要的一切。她说“前两年我在那课程当中学习感觉非常好”。她的老师给班级布置了很多课题。他们从几个角度同时探讨课题概念,分享主意和解决课程的每一个问题。摩根说“每一天我回家脑袋里面都充满了这些东西“。在吃完饭的时候她侃侃而谈如何了解圆周率、阿基米德、关于古代印加人的薪酬制度。直到她父母说“你需要停下来,让其他人也说说今天的事情”。

在麦克朗小学天才班的老师都知道如何处理他们学生各种情绪激动和感知的问题。摩根的6年级老师米歇尔·奥德兰德给学生经常性的“身体休息”。让他们起来并绕着课室跑几次,帮助放松紧张的大脑。米歇尔还给每个人桌上堆满纸,这样如果他们需要可以不停地乱画东西。当一些比较敏感的孩子抱怨荧光灯管持续的嗡嗡声时,米歇尔到处串起了圣诞灯饰,提供一个让人平静和安静的照明。摩根说“她会不断地问‘什么让你烦恼?’这个老师知道我们不仅仅是一群非常聪明的孩子。她为我们提供了情感上的支持“。

当摩根离开麦克朗小学时她梦想的教育结束了,开始在John Ware初中读书。为了满足不同学生的需要,学校当局把天才班学生分成两组,摩根称之为“完美组”和“傻瓜组”。完美组都是些成绩优异的有天赋的孩子,他们可以安静坐下来听老师讲课,因此考试分数较高。另一方面摩根属于傻瓜组。摩根说“傻瓜组都是些过度兴奋,超级敏感的孩子,存在十分严重的感知问题。在傻瓜组的课室里到处都是混乱。没有人能坐得住。我们都在和后面同学说话,对对方大喊”。

傻瓜组的教师缺乏麦克朗小学米歇尔的才能去教育天才儿童。大多数教师就是发发作业本,而不是布置大项目,没有鼓励学生课堂讨论,就是希望学生单纯坐在课堂里遵守纪律听讲。摩根说“我们没有足够的教师明白什么是天才教育”。没多久同学们开始转变了。虽然天才学生很少是欺负人的学生,但是由于没有一个发泄情绪的出口,那些原麦克朗小学的“傻瓜组”学生把气发到了摩根身上。从初中到高中,戏弄和虐待越来越严重。摩根没有告诉父母发生在她身上的大多数的事情。她说“他们知道有欺负并会给予建议和激励,但他们不知道我被攻击的严重性”。摩根没有详细谈她所遭受到的细节,仅仅只表示终于到达了一个很可怕的极点。最后她在11年级时逃离了天才班。

现年21岁的摩根在温哥华岛大学学习新闻专业,天赋的怪癖在继续。例如,当她搬进学生宿舍把400本书放进她的小房间里,并且最近花了一整个晚上看完所有的发生在弗格森镇的迈克尔·布朗案的案卷和在大陪审团作证。很可怕的感觉仍然困扰着她。摩根的医生最近诊断她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摩根承认“我没有恰当处置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但是她认为更多地怪她天才班的老师们。她说“让我们失败的人们是那些不知道什么是天才教育的人。如果我的老师更好,就不会有这些东西会发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