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6


幸运的是摩根的故事是一个例外。最有天赋的学生在为他们设计的课程中茁壮成长。但摩根的经历暴露了天才班老师的重要作用。集中天才学生是必要的但是对当中一些学生还做得不够。这些学生还需要教育者全面理解天才教育。在加拿大天才班教师不需要经过特殊培训。在美国天才班教师需要特别的认证。卡尔加里西山特许学校(Westmount Charter School)校长弗兰克说“在这里你必须要生存下去”。加拿大很少有教师具有像珍妮弗一样的天才教育硕士学位。

校长和教育局官员根据面试和教师的兴趣给天才班指定老师。西山特许学校校长弗兰克需要找的教师思维有灵活性和具备认知上的诚实。一个理想的天才班老师还必须有创意和谦逊。弗兰克说如果不能忍受别人比自己聪明,请不要进入天才教育。最重要的是天才班的老师需要明白这些学生构造不同,应该鼓励学生去寻找真实的自我和有意地向好的方面做出选择。

同情是关键。为此,弗兰克认为最好的天才班老师是就是自己有天赋的人。弗兰克知道这个建议可能会激怒一些人,但没有人比那些已经第一手感受到了自身天赋问题的人更能理解天才教育了。值得庆幸的是天才教育倾向于选择那些本身就有天赋的老师。弗兰克说许多申请教天才班的老师显示出和他们学生同样卓越的特性。

弗兰克和珍妮弗均承认至少在知识上很少天才学生不能自己学习而要从他们的老师那学习。这些特殊的孩子们可以在数小时内学完教育局一年规定的课程。珍妮弗说“我从来不会比他们懂得多。他们需要的老师不是着重在他们的智力上而是在他们那颗脆弱的心上。除非他们的心是完好的否则他们不可能学习”。她引用了在文学课上教学生的由戈尔韦基诺 (Galway Kinnell)所作的诗“圣弗朗西斯和母猪”:

......有时有必要

重新教导一件事情的可爱,

用一把花搭在它的眉头上

并用言语和触觉重新告诉它

这是可爱的

珍妮弗说“我不能教他们什么,但我可以重新教导他们自己的可爱之处”。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