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星期二

房屋外表的最佳五十度灰


最近“五十度灰”(Fifty Shades of Grey)这部电影非常火爆,各式各样花边新闻不断。老吴(laowu.ca)也凑凑热闹,谈谈房屋的五十度灰。

一般来说灰色是不少房屋外墙和屋顶的颜色,它可以非常完美地和古典或者现代风格的房屋搭配。其实灰色有很多种,这里列出了44种灰色,也差不多接近50了。


最佳的房屋外表的设计是需要把外墙上的砖、石等设计元素和屋顶结合起来,形成完美的统一风格。一般来说如果外墙是灰色的话,大门等重要的部位需要配成比较鲜艳的颜色,同时还可以用第二种鲜艳颜色突出整体的设计风格。请参照下面给出的颜色搭配。


2015年2月18日星期三

羊年大吉!!!

祝朋友们在新的一年里,一帆风顺,二龙腾飞,三羊开泰,四季平安,五福临门,六六大顺,七星高照,八方来财,九九同心,十全十美,百事亨通,千事吉祥,万事如意,365天,天天快乐,没有烦恼。 Happy New Year!




2015年2月10日星期二

房子和婚姻关系

日前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做了个关于房子和婚姻关系的调查,发现婚姻关系直接影响房屋购买决策以及多数人认为拥有房屋是一个很好的个人财政决策。一般来说美国和加拿大房屋购买者的构成和行为十分类似,基本上这个调查结果也适用于加拿大。具体请看下面的调查结果。


油企并非油价危机最大受害者


老吴(laowu.ca)最近看了篇英国金融时报题目为“油企并非油价危机最大受害者”的一篇文章(链接点击此),和大家分享下。文章作者的意思是油价下跌受害者是国家,其实对石油公司的股东来说不见得是坏事。因为石油公司可以削减开支,吞并其他公司,积蓄力量发展壮大,从长远上说对公司有好处。但是对于给石油公司打工的人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可能会失去工作,会整天提心吊胆,担心被裁员。不过对于善于发现机遇的人来说,危机可能是个机遇,可以趁低买入估价过低的资产(股票、房产等)。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卡尔加里100年城市变化对照


虽然加拿大的城市不像中国的城市那样一年一小变,三年一大变,但是在过去一百年中有些地方还是变化很显著的,让我们看看卡城发生了哪些变化呢?下面这些新旧照片都是在同一地点拍摄,其中新照片是来源于Google Street View。请用鼠标移动垂直白线看新旧变化。

1、8th Avenue
旧照片的建筑是拍摄于20世纪50年代,当时这栋楼叫Lancaster,现在变成了Core Shopping Centre的一部分。


2、Exhibition Ground
Exhibition Ground是卡尔加里牛仔节(Calgary Stampede)举办地,自从1912年举办第一届牛仔节后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张拍摄于1909年的旧照片上右边是Victoria Park社区。


3、批发区
照片是在8th Avenue上向东照的,旧照片左边是Dining Parlors,右边是Empire Theatre。


4、太平洋铁路火车站、Palliser酒店、9th Avenue


5、1St SW和12 Ave的一角
旧照片上的建筑当时是1911年情人节开的Pryce Jones 店,建筑本身变化不大。


6、8th Avenue
旧照片是在8th Avenue和1st Street那拍的,照片右边是BMO银行和the Bay百货公司。现在这两栋建筑还在。


7、1st SW和9th Avenue
旧照片拍摄于1913年,拍摄方向是沿着1st SW朝北拍。


2015年2月8日星期日

很多人想在自己家里有的东西

下面是不少人希望自己家有的东西。

1、巨大的天窗,让自己房子更加明亮。



 2、专门放鞋的地方,女士的最爱。


 3、厨房里的小型水培菜园,直接吃到新鲜蔬菜。


4、旋转洗手盆。

 5、后花园室外厨房。


 6、多喷吐淋浴系统


 7、大玻璃后花园凉亭


8、阳台上的游泳池,度假的感觉

2015年2月6日星期五

【有意思】卡尔加里2015年1月失业率下降


根据加拿大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报告,2015年1月卡尔加里地区失业率从2014年12月4.8%降到4.7%,这个月增加了5900份工作。相对于去年同期增加了22900份工作,就业率提高了2.9%。

整个阿尔伯塔省来说2015年1月失业率从2014年12月4.7%降到4.5%,这个月增加了14000份工作,相对于去年同期增加了67000份工作,就业率提高了3%。主要就业增加的行业有医疗保健、社工类、运输和仓储类,而零售批发、自然资源类则减少就业,其中自然资源类自2014年9月以来减少了13000份工作,减幅达7.2%。

如果这些数据是准确的话,那么和现在停滞的房地产市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们将拭目以待未来的发展。现在老吴(laowu.ca)也分享下加拿大一位房地产投资大师在前几天对卡城房地产市场的预测。各种消息从四面八方而来,最关键的是还是看自己的分析。


2015年2月5日星期四

搞笑房屋设计


下面是一些搞笑的房屋设计。看起来似乎不可思议但是这是真的,估计是一些脑残设计师搞出来的。

1、车房开在二楼,看来屋主需要弄一部能飞的车。


2、本来是个大门,现在变成了窗户。


3、永远用不上的阳台。


4、门上砍去一块,有走光的风险。 


 5、只有一半的马桶


 6、永远没办法开的窗户


 7、司机们的噩梦



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6


幸运的是摩根的故事是一个例外。最有天赋的学生在为他们设计的课程中茁壮成长。但摩根的经历暴露了天才班老师的重要作用。集中天才学生是必要的但是对当中一些学生还做得不够。这些学生还需要教育者全面理解天才教育。在加拿大天才班教师不需要经过特殊培训。在美国天才班教师需要特别的认证。卡尔加里西山特许学校(Westmount Charter School)校长弗兰克说“在这里你必须要生存下去”。加拿大很少有教师具有像珍妮弗一样的天才教育硕士学位。

校长和教育局官员根据面试和教师的兴趣给天才班指定老师。西山特许学校校长弗兰克需要找的教师思维有灵活性和具备认知上的诚实。一个理想的天才班老师还必须有创意和谦逊。弗兰克说如果不能忍受别人比自己聪明,请不要进入天才教育。最重要的是天才班的老师需要明白这些学生构造不同,应该鼓励学生去寻找真实的自我和有意地向好的方面做出选择。

同情是关键。为此,弗兰克认为最好的天才班老师是就是自己有天赋的人。弗兰克知道这个建议可能会激怒一些人,但没有人比那些已经第一手感受到了自身天赋问题的人更能理解天才教育了。值得庆幸的是天才教育倾向于选择那些本身就有天赋的老师。弗兰克说许多申请教天才班的老师显示出和他们学生同样卓越的特性。

弗兰克和珍妮弗均承认至少在知识上很少天才学生不能自己学习而要从他们的老师那学习。这些特殊的孩子们可以在数小时内学完教育局一年规定的课程。珍妮弗说“我从来不会比他们懂得多。他们需要的老师不是着重在他们的智力上而是在他们那颗脆弱的心上。除非他们的心是完好的否则他们不可能学习”。她引用了在文学课上教学生的由戈尔韦基诺 (Galway Kinnell)所作的诗“圣弗朗西斯和母猪”:

......有时有必要

重新教导一件事情的可爱,

用一把花搭在它的眉头上

并用言语和触觉重新告诉它

这是可爱的

珍妮弗说“我不能教他们什么,但我可以重新教导他们自己的可爱之处”。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5


可是不是所有的学生都感到被天才班教育所拯救。阿莉莎·摩根需要从她的天才班课程中被拯救出来。摩根一直是一个奇怪的孩子。从她记事起她从来不能在衣服上放置标记也不能穿灯芯绒或涤纶衣服。她说“在我生命中我一直穿牛仔裤和棉T恤”。在3年级当摩根开始难以忍受学校的枯燥时她意识到了自己的天赋。她经​​常偷出课室去图书馆读书。当她上课时总用一堆问题缠着她的老师。摩根说“渴望知道和了解一切就像是身体觉得痒而不能挠一样难受”。

直到摩根4年级一个有两个天才孩子的代课老师从摩根的不当行为中意识到了特别事情的时候她父母才担心自己女儿的怪癖。这个代课老师建议测试摩根的智商。她得了137分,并在次年进入麦克朗小学(Nellie McClung)天才班就读。

从某种意义上说摩根在痛苦时被拯救出来是幸运的。有天赋的男孩往往比天才女孩更能表现出来。男孩倾向于通过扰乱课堂来打发他们的无聊。往往是老师把他们送去做行为问题测试后才发现这些小怪物有不同寻常的智商。天才女生更倾向于内向,她们显得不高兴的沉思可能会被解读成女性的风情,而她们的天赋则被忽略。

最初天才班课程是摩根想要的一切。她说“前两年我在那课程当中学习感觉非常好”。她的老师给班级布置了很多课题。他们从几个角度同时探讨课题概念,分享主意和解决课程的每一个问题。摩根说“每一天我回家脑袋里面都充满了这些东西“。在吃完饭的时候她侃侃而谈如何了解圆周率、阿基米德、关于古代印加人的薪酬制度。直到她父母说“你需要停下来,让其他人也说说今天的事情”。

在麦克朗小学天才班的老师都知道如何处理他们学生各种情绪激动和感知的问题。摩根的6年级老师米歇尔·奥德兰德给学生经常性的“身体休息”。让他们起来并绕着课室跑几次,帮助放松紧张的大脑。米歇尔还给每个人桌上堆满纸,这样如果他们需要可以不停地乱画东西。当一些比较敏感的孩子抱怨荧光灯管持续的嗡嗡声时,米歇尔到处串起了圣诞灯饰,提供一个让人平静和安静的照明。摩根说“她会不断地问‘什么让你烦恼?’这个老师知道我们不仅仅是一群非常聪明的孩子。她为我们提供了情感上的支持“。

当摩根离开麦克朗小学时她梦想的教育结束了,开始在John Ware初中读书。为了满足不同学生的需要,学校当局把天才班学生分成两组,摩根称之为“完美组”和“傻瓜组”。完美组都是些成绩优异的有天赋的孩子,他们可以安静坐下来听老师讲课,因此考试分数较高。另一方面摩根属于傻瓜组。摩根说“傻瓜组都是些过度兴奋,超级敏感的孩子,存在十分严重的感知问题。在傻瓜组的课室里到处都是混乱。没有人能坐得住。我们都在和后面同学说话,对对方大喊”。

傻瓜组的教师缺乏麦克朗小学米歇尔的才能去教育天才儿童。大多数教师就是发发作业本,而不是布置大项目,没有鼓励学生课堂讨论,就是希望学生单纯坐在课堂里遵守纪律听讲。摩根说“我们没有足够的教师明白什么是天才教育”。没多久同学们开始转变了。虽然天才学生很少是欺负人的学生,但是由于没有一个发泄情绪的出口,那些原麦克朗小学的“傻瓜组”学生把气发到了摩根身上。从初中到高中,戏弄和虐待越来越严重。摩根没有告诉父母发生在她身上的大多数的事情。她说“他们知道有欺负并会给予建议和激励,但他们不知道我被攻击的严重性”。摩根没有详细谈她所遭受到的细节,仅仅只表示终于到达了一个很可怕的极点。最后她在11年级时逃离了天才班。

现年21岁的摩根在温哥华岛大学学习新闻专业,天赋的怪癖在继续。例如,当她搬进学生宿舍把400本书放进她的小房间里,并且最近花了一整个晚上看完所有的发生在弗格森镇的迈克尔·布朗案的案卷和在大陪审团作证。很可怕的感觉仍然困扰着她。摩根的医生最近诊断她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摩根承认“我没有恰当处置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但是她认为更多地怪她天才班的老师们。她说“让我们失败的人们是那些不知道什么是天才教育的人。如果我的老师更好,就不会有这些东西会发生”。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4


完成实习以后,珍妮弗获得了卡尔加里大学天才教育硕士学位。那时她的经历让她相信有天赋的学生应该有自己的教室,而不是被分散在普通学校人群当中。她说“我反对把所有学生集中在一起并且觉得这有悖常理”。把有天赋的学生分开似乎不公平和带歧视性,同时“正常”学生的 家长常常想知道为什么资源和专用教室都给了天才学生。一对天才双胞胎学生的母亲凯西·斯通回忆起一个愤怒的家长在一个与学校领导的会议中反对给天才班课程拨款,他说:“我真讨厌听到精英的废话”。他称天才班学生傲慢并抱怨说他们已经拥有了一切同时认为天才班学生不需要“乡村俱乐部节目”课程。他继续说 “孩子都是一样的,应该一视同仁”。

几乎所有的教师和天才学生的家长都认为把天才学生集中在一起上课是有必要的。珍妮弗说“有人说这样会教给这些孩子们不要和现实世界融洽相处,但是我认为这是为了生存”。有天赋的孩子需要一个感到安全和可以接受所有不同强度情绪的地方,一个可以做回自己,保留怪癖和其他所有东西的地方。

珍妮丝·罗伯逊对此表示赞同:一个聚集天才学生的地方很可能有挽救了她儿子的生命。珍妮丝曾长期担心自己儿子马克(注:为了保护隐私他们的姓名已被更改)。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在两岁时就学会了阅读。但是黑暗总是笼罩在马克的天赋后面。珍妮丝回忆道“他会说‘我就是要伤害自己’这样的话”。他过去常用头碰地板,有一次当他3岁时,指着在工地上的一台挖掘机说:“我要让那台挖掘机挖了一个洞,把我们塞进去埋了我们 “。

马克在萨斯喀彻温省的早期教育十分困难。他表现不佳。马克在教室里乱摔东西,在大家安静读书的时候发出动物叫的声音,在隐蔽处向汽车并投掷雪球。该校校长一个星期就马克的行为不检给他父母打过几次电话。医生给马克开一种叫Zoloft的抗焦虑的处方药,但是没有效果。珍妮丝说“他让自己和其他人都疯了”。于是珍妮丝决定让马克去做天赋测试。



这些测试十分昂贵。一种于确定天赋最常见的测试Wechler儿童智力测量(Wechler Intelligence Scale for Children,WISC)需要花费800元到2000加币。在大多数情况下,教师将确定哪个孩子应该测试,并建议学校支付费用。但是如果没有老师的推荐,或者学校没有这个预算,那么家长要支付相关费用。幸运的是马克的家庭能够支付的起测试的费用,可是很多低收入家庭则不能。像珍妮弗和弗兰克那样的天才教育倡导者担心许多天才儿童根本没被识别。



马克的分数很高,够资格就读特别课程,但萨斯卡通的公立学校系统的天才班教育从5年级才开始。马克的父母决定他们不能等待,于是全家搬到了卡尔加里。马克开始在Hillhurst小学上GATE课程,大约一年后,马克适应了环境,他的成绩得到了提高。珍妮丝说“他没觉得无聊。他还没必要去制造混乱来娱乐自己。最重要的是马克发现了他的部落,那里的人可以更好地理解他。他结交了很多聪明的孩子,有时他会和他小小部落以外的孩子发生冲突,但是从来没有和他天才班的同学发生冲突,因为这些是他的人”。



马克的天才班一直读到11年级,然后进入萨斯喀彻温省威尔考克斯市的阿索尔穆雷圣母学院就读冰球课程。(马克玩球的一个真正怪癖。)现在他在安省的皇后大学学习工程,结果是他在金斯敦(皇后大学所在城市)的室友都是来自卡尔加里天才班的老同学。珍妮丝认为如果没有这个课程马克没办法成材。她说“我确实相信如果我们没有让他进入专门的课程学习,他会退学并在外面贩毒,到最后可能会自杀或者杀死别人。”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3


在珍妮弗和里德的年代学校很少提供天才班课程。珍妮弗短暂地参加过威尔士亲王小学(Prince of Wales Elementary)的天才儿童“组群”。学校当局把最聪明的孩子从每个年级的常规班中抽出并把他们放在一起学习特殊课程。毫无疑问课程的设置意图是好的,但是效果存疑。珍妮弗回忆说“我们有一段时间坐在黑暗的课室里想着不同方法来构建毛绒动物玩具和下棋”。经常和里德玩大富翁游戏的同学科林说这个课程集中了所有的天才儿童,给喜欢欺负天才儿童的其他同学提供了一个方便的场所。

90年代初高中毕业后,珍妮弗离开了卡尔加里去安大略省皇后大学读书,在那里她获得了荣誉英语和艺术学位,然后获得了着重于天才儿童教育的教育学士学位。她回到卡尔加里实习,巧合的是又回到了以前学习的威尔士亲王小学教书。这时更多的复杂的课程提供给了卡尔加里的天才学生。威尔士亲王小学是卡尔加里教育局5间提供天才班(GATE, Gifted and Talented Education)教育的学校之一。西山特许学校(West Mount Charter School)提供了“天资区分教育课程”给天才学生。这两个课程都要求申请的学生接受心理评估和智力测试以确定他们的天赋。

在威尔士亲王小学珍妮弗负责给天才学生教授英国文学。她曾在安大略省教过“正常”学生莎士比亚戏剧。当她怀疑是否要找一个简化版来教威尔士亲王小学的天才学生时,她发现自己错了,那些学生可以理解莎士比亚戏剧。她的学生很快地喜欢上了充满诗意的文字并且比大他们10岁的学生更好掌握了课文当中的隐喻元素。她的学生对她为他们买的带插图的儿童诗集毫无兴趣,但是当珍妮弗教亚瑟王传奇的一个单元时,她的学生搜刮了她所有的相关学术论文和材料,其中一个9岁的女生拿走了一本900页名为“阿瓦隆的迷雾”小说(注:这是和亚瑟王传奇有关的小说),花了一个晚上读完,第二天早上很疲倦地还给老师。

让珍妮弗感到高兴的是在她所教的第一个天才班当中尽管学生已经很好掌握了所学知识但是他们还是孩子,他们还相信以前她所相信的魔法。她说“从知识上他们已经是大学水平了但是他们还是小孩的身体,仍然相信独角兽这类的传奇”。他们对教材的热情让她震惊。一天,她高声读完莎士比亚戏剧“仲夏夜之梦”头三行后,一个学生打扮成仙女女王的模样来上课。有些孩子的举动就好像他们一直在等待着珍妮弗给他们的整个生命带来莎士比亚,或者西尔维亚·普拉斯,或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珍妮弗说“作为一名教师,对我来说我的梦想成真”。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2


卡尔加里西山特许学校(West Mount Charter School)的校长同时也是天才儿童教育专家弗兰克说"天才是一个悲剧性的礼物,而不是一个成功的先兆。天才儿童不仅仅思维不同,同时他们对外面世界的感受也不同,他们有时会情绪失控”。 当我们把天才看成是一种残疾似乎有悖常理。部分的原因来自“天才”这个单词的语义。“天才”意味着优势,而不会让人想到这些孩子可能面临的严重的挑战。

智力测验结果也未能说出原委。从数量上看,天赋是比较容易界定的。如果一个孩子的IQ(智商)在130分,大约高出普通人平均分大约30分就会被认为是天才儿童。但IQ分数本身并不能反映困扰很多天才儿童一系列的心理问题。天才儿童可能会表现出身体对光、触觉和材料质地非常敏感。例如一些天才儿童的父母要帮自己孩子剪去衣服的标签,或者购买特别设计的无接缝的袜子。更严重的是情绪上的挑战,天才儿童更容易患抑郁症、自我伤害、过度激动、缺失学习能力。一个天才的学生由于自己的完美主义让自己失常,例如拒绝交作业。一个10岁的可以象受过大学教育的技术人员那样设立学校计算机系统的天才儿童当没有被邀请参加生日聚会时也可能会象初学走路的幼儿一样发脾气。另外一个天才儿童可能会因此受到一段音乐的感染无法在一天的剩余时间专注于其他任何事情。对于这些“两次例外”的孩子,强烈情绪和高智商是不幸的双胞胎。

珍妮弗也是一个古怪的天才儿童。她用自己收集的橡皮擦换取了同学抛弃的眼镜,从老师的桌子那偷来回形针做了牙套打扮自己。她回忆眼镜伤害了她的眼睛和回形针刮伤了她的嘴,当她笑时血从牙齿间滴下。最终她修改了设计,去除了镜片和使用塑料包裹的回形针避免伤及牙龈。

珍妮弗那时坚定地认为学校就是她所读书中的有魔法的森林或者魔幻王国。除了带眼镜和假牙套外,她还穿着长袍,带着王冠和闪耀的天使翅膀,准备着神奇的魔法会自己展现出来。她绝对相信所渴求的梦幻世界永远在手。回首往事,珍妮弗想知道这些幻想是否代表她自己的扭曲。像里德扭曲的身体,珍妮弗的魔幻信念是她应对现实世界的一种毫无意义的方式。她说“尽管有上千种力量尽力把魔幻信念从我身边撕扯开,但是我就是顽固地喊叫着这就是我所看到的世界”。

最后这些力量成功了。珍妮弗的老师没收了她的眼镜,禁止她偷窃回形针。她把翅膀和王冠留在在家里。她说“我的一部分特质在早些年就死去了,当我开始教书后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在教天才儿童时不能让他们任何部分特质死去”。

【震惊】天才儿童的痛苦-1


老吴(laowu.ca)以前写过一篇关于天才班教育的文章(文章链接点击这里)介绍卡城教育局这方面的课程。其实很早以前中国就有开办天才班,最出名的是中国科技大学的少年班。随着时间的推移当年的神童长大后成就也就一般,本来以为这些神童赢在了起跑线上,应该长大后占有优势,但是为什么现实并非如此呢?一直以来不得其解,今天看了卡尔加里先驱报的关于天才儿童的文章,觉得颇有启发,不辞辛苦逐文翻译过来分6期和大家特别是自己有天才儿童的家长分享下。

卡尔加里天才儿童里德在三岁就开始开始和家人玩大富翁并打败他们。在上世纪80年代初,他是最早一批拥有重达10公斤的Amstrad PPC512”便携“式电脑的孩子之一。他把电脑带到学校,直到有欺负他的一个同学把电脑从他手上打掉并滚下楼梯为止。

里德是一位数学神童,常常纠正他的老师的教学错误。当老师警告他如果他一直用铅笔刺自己的手臂会得铅中毒时,里德回答说,“实际上,这是石墨”。在1991年高中毕业前夕,里德就已经为一家大型石油公司开发了把工程图纸转换成电脑文件的软件。同年9月他开始了读大学数学学位,但是次年他退学了。然后在21岁时里德吞下了一瓶安眠药,他与他的宠物小猫索利斯悄悄地离开了人世,他的电脑仍然还亮着。

珍妮弗·奥尔德雷德,一个和里德做了很长时间的同学说。“里德从来不合群,我为他而心碎“。虽然珍妮弗回忆起了里德的数学技能和他沉重的电脑,但她更多的是记得他如何围着课桌腿扭曲他细长的身体打成结,然后学校老师被招到现场用螺丝刀把课桌拆开去救他。

里德给自己身体打结的行为是天才儿童在学校生活的一个很恰当的比喻。对于那些感到外面世界的怪诞和错误对于那些感到外面世界的怪诞和错误同时挣扎着在同学中寻找有类似想法的天才儿童们来说,学校本身就是扭曲的。里德的不同寻常的生活和过早死亡激励珍妮弗进入天才儿童教育领域。她和她的同事们一起帮助像里德那样的孩子解开死结。里德的悲剧揭示了对于这些天才儿童来说什么是有危险的。我们这些最聪明的孩子其实是最脆弱的。教育他们的挑战是要找到一条途径来让他们的精神茁壮成长,同时解除他们拥有非凡智力的负担。

IKEA为什么在加拿大能成功?


在Target等外国大型零售商败走加国之际,我们看看IKEA加拿大总裁Stefan  Sjöstrand说公司的成功经验:对太快进入新市场非常小心。Target刚好和IKEA相反,两年多的时间迅速扩张,开了很多零售店,结果败走麦城。